首页 > 行业资讯

生物质能在中国:在偏见中前行

添加人:admin 发布时间:2016-6-24 12:56:34 来源:中国锅炉网


   国内现状:被偏见误伤的生物质能

   过去两周,全国发现的秸秆焚烧火点比2014年同期增加了7%。图为农民在玉米地里焚烧秸秆。

   既减少碳排放,又减排PM2.5,生物质能利用在国内理应前途光明。但日前在上海举行的一场国际生物质能会议上传出消息,虽然还剩两个多月,但十二五规划为生物质能设定的目标看似已难以完成。种种制约因素中,首先应该破除的或许就是偏见。

   形势颇为耐人寻味:近期,随着农村的大量秸秆被点燃,华北等地持续被雾霾笼罩,为此,环境保护部本周发文表示,今秋我国秸秆焚烧污染防控形势严峻。过去两周,借助卫星,全国发现的秸秆焚烧火点比2014年同期增加了7%,山东更是骤增2.6倍。

   是什么阻碍生物质能利用?

   秸秆是典型的生物质资源,如能有效利用,比如发电,应该能显著降低农民露天焚烧的动机。然而,目前秸秆利用却深受各种制约,引人注目的是一项歧视性政策根据北京市出台的规定,除气化利用外,生物质燃料都被划入高污染范畴。由于北京在国内大气污染治理中的突出地位,该政策在全国形成了广泛的示范效应。

   国家发展改革委可再生能源发展中心主任任东明在会上表示,生物质能发展遭遇的一大挑战是,国内出台的一系列空气污染治理方案中,都未将生物质成型燃料明确为清洁燃料。特别是北京的做法,严重阻碍了生物质能的利用。

   北京的做法一出台就在全国引起巨大争议,许多专家认为,生物质燃料的排放完全可以达到甚至优于清洁的天然气锅炉,即使有污染,也是不合理使用所致,完全可以通过监管锅炉解决,没必要给燃料扣帽子。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生物质能专委会主任袁振宏有些无奈地告诉记者,这项规定已经触发诉讼,但目前仍没有松动。

   秸秆要面对官方歧视,燃料乙醇则遭遇民间偏见。会上,有听众提问时说起一次亲身经历:国庆期间,他从上海自驾到外省,当地加油站只提供掺入10%生物乙醇的汽油。加油工发现是外地牌照的车,开口就是乙醇汽油对发动机不好,不信你上网查,随后反复建议他买一瓶燃油添加剂。这个表述,严重动摇了他对乙醇汽油的信心。

   面对这个问题,包括袁振宏、中科院广州能源研究所所长吴创之等在内的专家都认为,社会上对乙醇汽油普遍抱有的偏见,被加油工用来推销。实际上,使用乙醇汽油的发动机,不仅排放清洁、磨损少,动力表现也不逊色。

   生物质能理应扮演核心角色

   在我国,生物质能收获的关注和认同远不及风能、太阳能。去年,我国可再生能源消费量超过4.4亿吨标准煤,生物质能占比不到1/10。但在欧洲,情况完全不同。据欧盟委员会下属能源与交通研究所所长吉奥瓦尼˙桑蒂透露,在欧洲,生物质能是最大的可再生能源分支,比重高达60%。他强调说,年底将举行的巴黎气候大会预计将就碳减排达成历史性协议,生物质能将扮演核心角色,因为无论是风电还是光伏,都受制于自然,无法稳定供能。加拿大卑诗大学教授杰克˙萨德勒补充说,对航空工业来说,生物燃油几乎是唯一的低碳解决方案。

   昨天,任东明对十二五期间的生物质能利用作了简要评述,数据显示,许多类目差距甚大,比如:生物成型燃料的消费量约是规划的70%,液体生物燃料只有规划的一半。他说,在十三五目标建议中,生物质能要比十二五翻一倍,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大气污染防治重点区域更要加大力度。

   破除偏见发展:生物质能最具潜力的可再生能源

   近几年,国内大力推动生物质能源的发展,持续加大对生物质发电、生物质设备、生物质燃料基地建设、生物质供热项目、生物质垃圾处理等方面的投入力度。

   就能源当量而言,生物质能已成为我国仅次于煤炭、石油、天然气的第四大能源。根据中国工程院《中国可再生能源发展战略研究报告》,中国含太阳能的清洁能源开采资源量为21.48亿吨标准煤,其中生物质能占54.5%,是水电的两倍和风电的3.5倍。且在新能源中,生物质能是唯一可再生的碳源,并能转化为固态、液态、气态燃料。可以说看,生物质能是最具发展潜力的可再生能源。

   生物质能尤其在大气治理、废弃物治理这方面有独特的作用。我国农业污染已全面超过工业污染,接近上世纪80年代发达国家农业污染的最重指标。尤其是养殖业畜禽粪便及秸秆露地燃烧对水体与大气的污染最为严重,而解决这一问题最有效的途径就是通过生物质能的开发实现有机污染物的无害化和资源化利用。

   从全球看来,生物质多联产发电、生物天然气的技术、装备和商业化的运作模式已经成熟,产业规模正在快速扩展。但在我国,生物质能获得的关注和认同远不及风能、太阳能。而欧洲的生物质能是其最大的可再生能源分支,比重高达60%。

   生物质能也遭受了一些质疑,认为经济的不环保、环保的不经济。生物质能与传统能源相比,具有分布分散、密度低、成分复杂、生产的周期性等劣势,增加了生物质能开发的难度,难与常规化石能源在市场上形成竞争。彭博新能源财经(BNEF)最新发布的报告称,自2003年以来生物质能源已吸引超过1260亿美元的投资,如此巨额的投资,目前却看似越来越鸡肋要么影响粮食供应,要么完全没有经济竞争力。

   然而,任何一个新产品、新技术在发展初期成本一定是较高的,这与技术水平、市场占有率和认知度有关。化石能源的成熟利用是建立在200多年科研积累基础之上的,而生物质能利用技术发展时间不足20年。我们需要给新生事物一些宽容和成长的空间。

   由化石能源向清洁能源转型的世界大势中,中国在生物质能的起跑线上已经落后。综合全球生物质发展及国内能源需求的增长、低碳清洁发展、可再生和对化石能源多途径的替代等因素,考虑到资源的循环利用、减排环保,促进农村经济和中小城镇建设、增加农民收入等问题,中国都应该比任何国家更加重视发展生物质能源。

   第一,生物质原料供应需要多元化发展。要走出与民争粮、与粮争地的困境,利用非粮原料生产生物燃料。发展生物质能最具争议的是影响食物供应。欧洲提出,2020年前,可再生能源要站交通运输能源使用量的10%,但这些燃料必须是基于废弃物或者其他不涉及粮食生产的作物制备而成的更加先进的产物。当前,在全世界范围内,第二代生物质燃料技术研发及产业化的发展已渐入佳境,这也对生物质原料供应的多元化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第二,需要建立一套科学合理的收集体系。生物质能当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是难以集中利用,回收和运输的成本极高。我国生物质原料数量虽然巨大,但来源较为分散,与西方农场化耕作模式有较大差别,需建立一套科学合理的收集体系。

   生物质燃料的原料主要是农林业废弃物,存在着季节性强、收集运输困难的问题。收集生物质能要打游击战,可以给农民发放机具,以便同时完成粮食收割和秸秆回收两道作业。在农村,生物质能源可以采用就近收集、就近使用、辐射周边的分散模式。

   第三,发展生物质能的目的之一是改善生态环境,切不可适得其反。目前在北京郊区,生物质能生产过程中的副产品很少得到有效利用。我国每年烧秸秆1.5亿吨,部分地区重雾霾问题,原因之一就是燃烧秸秆。工程副产品的再利用(回收)不能得到及时解决,不仅影响到生物质能项目的持续运营,而且还会对环境造成严重的二次污染。

   第四,要将走规模化、产业化发展道路。由于我国生物质能源起步较晚,经过十余年的发展,市场主体只是一些实力较弱的中小民营企业,这些企业在技术、装备、能效和盈利等方面整体上水平不高,生物质能源项目的投融资渠道也比较单一。应立足我国节能环保和新能源的需求,发挥循环经济产业链,培育生物质燃气战略新兴产业,形成一批以自主知识产权武装起来的生物质能源生产加工企业,以产业化促进规模化,加快生物质能源的商业化进程。

   第五,坚持自主开发引进、消化吸收相结合的路线。我国生物质能源技术科研机构分散,专业人才匮乏,并且技术研究、推广以科研力量较为薄弱的中小型企业为主,在一些简单技术改造、组装上能力尚可,一旦涉及重大技术攻关则显得力量不足。结合我国目前发展情况,应重点培育气化合成生物燃油、糖平台转化生物油品,以及生物天然气三项产业化技术与装备的系统集成。

   最后,健全配套服务体系,加强后期管理。这一点也是经常被忽视的。目前,一些生物质能项目运营配套服务体系普遍缺失或流于形式,地方政府把过多精力放在项目申请与建设上,而对后续的运行管理重视不够,投入精力较少。生物质燃料的排放本来完全可以达到甚至优于清洁的天然气锅炉,但因为不合理使用及锅炉配套监管不到位,燃料本身受到牵连,影响行业声誉。三分建,七分管。生物质能项目的运行好坏与后期管理维护水平密切相关。
             

相关新闻

  • 暂无相关内容